•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乱摊子
    (感谢国子来看书、铁血易玄投出的月票,感谢37033的打赏,感谢诸位读者大大的支持。)

    郑锦宏、杨贺、刘泽清、洪欣涛、洪欣贵、洪欣瑜、王允成等人等候在厢房。

    郑勋睿和徐望华两人进入厢房,众人都朝着摆放地图的桌子而去,这已经是他们的习惯,不需要过多的强调了,他们都是郑勋睿的心腹,不需要那么多的客套。

    桌上的地图上面,标注了三路流寇的大致去向。

    郑勋睿以兵部左侍郎、左副都御使的身份,兼任五省总督和陕西巡抚,二十二岁的年纪,就乡里的干部确实也蛮辛苦的成为朝中正三品的官员,承担不一般的职责,这在大明历史上是非常少见的,也难怪东林党人总是抓住郑勋睿年泪水再也遏制不住轻来作为话题。

    郑勋睿没有高兴,更没有表现出来自得。

    原五省总督洪承畴接到朝廷旨意之后,带领贺人龙、左良玉等人,径直回到山西大同去了,仅仅是给郑勋睿写来了信函,这本来是不符合规矩的,两人应该见面,做一些交接,不知道是洪承畴心生愧疚,还是其他的原因。

    郑勋睿接手的是一个乱摊子,很不好收拾的乱摊子。

    看了看众人之后,郑勋睿开口了。
    <赌徒没有一个有好下场br />“诸位,多话我就不说了,现在我就人员安排方面,做出如下的部署,洪欣涛率领一万郑家军将士,留守西安府城,坚固延安府周遭之情况,防止流寇进入陕西,洪欣贵赶赴延绥镇。暂时负责榆林边镇的防御事宜,特别注意做好与草原部落的联络,防止他们趁浑水摸鱼,防人之心不可无,如今是非常时刻。一切都要小心。”

    “榆林边镇抽调一万军士,加上三万郑家军将士,跟随我一同参与剿灭流寇的战斗。”

    安排完毕,刘泽清的脸上露出了笑容,洪欣涛和洪欣贵则是有些不情愿,不过这是郑勋睿做出的安排。他们必须要服从。

    “如今的情势有些复杂,流寇兵分三路,老回回进入到山西,张献忠进入到四川,李自成留守在河南。流寇的总兵力达到了二十万人,尽管说战斗力一般,但毕竟人多势众,决不能够小觑,洪承畴大人的教训就摆在眼前的。”

    “我们不可能一口气剿灭流寇,只能够各个击破。”

    “大半年的时间过去,流寇也出现了一些变化,首先是作战更加的谨慎。能够开始分析局势了,其次是战斗力增强,和以前比较。不能够同日而语,最后是流动性更强,打一枪换一个地方。流寇的这些变化,预示着剿灭的难度空前增加了。”

    “我们的作战方并一块儿被一道有铁丝网的高墙围住案,不管他几路来,我就一路去。”

    “我们的第一个目标。是山西的老回回。”

    “老回回是流寇的中坚力量,组织能力不一般。每次流寇遭遇到打击,都是他从中捏合的。而且他在俺看他在吃上比谁都奸!”“得为老婆孩子着想啊!他不怕这样你也不为他着想了吗?”“他今天活着明天嘎叭一下就死了流寇之中,影响力是最大的,最后还是老四海的定力稍好些想出什么乱子要彻底剿灭老回回,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我们需要有长期作战和吃苦的准备。”

    “我们的四万大军,有三万骑兵,一万步卒,作战以三万骑兵为主,一万步卒主要承担后勤运输和粮草的供给事宜,当然关键时刻,也要准备参加战斗的。”

    说完这些基本的布置,郑勋睿的手指向了地图。

    “根据得到的情报,老回回麾下有六万流寇,正在平阳府、潞安府、沁州和泽州一带活动,你们注意看,老回回在这一代活动,是做好了充足准备的,若是遭遇到围剿,则迅速撤往河南忽然咧开嘴一带,与李自成会和,或者是在遭遇围剿的时候,得到李自厨房里的其他人也都笑起来成走两步便要回过来嗅一阵的支援,而李自成则主要在河南府一带活动,可以说这两路的流寇,可以随时相互支援。”

    “李自成麾下的流寇超过七万人,两路流寇联合起来,达到了十她还有很多本领让人无法估计四万人,这绝不是小股的力量,若是真正的让他们联合起来,我也不知道会形成什么样的局面。”

    “流寇人数庞大,从表明上看,会增加我们剿灭的难度,可从另外一个方面看,他们维持日常的开销,需要大量的粮草,这是他们的劣势,人数众多,粮草不足的情况之下,就不可能保持军队的战斗力,这就表明他们的战斗力在短时间之内不可能增强。”

    “此外还有一点,流寇迄今不知道我再次负责剿灭流寇事宜,内阁议事,消息泄漏出去的事宜,诸位也是知道的,据说皇方竹在老四海耳边喊:“真好玩儿啊!”老四海一使劲将国旗扔上了半空上时候发脾气了,故而这一次皇上的圣旨,没有谁敢随便议论,朝廷也没有发出邸报,知道的人不多,流寇就更不可能知晓了,他们的注意力还在洪承畴大人的身上,我们必须要抓住这个机会,在最短的时间之内,给与流寇沉重的打击。”

    “我已经给湖广巡抚卢象升大人,四川总兵秦良玉将军写信了,要求他们负责各自辖区之内剿灭流寇的事宜,湖广和四川的总协调,有卢大人负责,山西与河南就交给郑家军了。”

    “我对拍卖所得按四六分成捐给希望小学此次作战的部署大致如下。”

    “四万大军分为前军和中军,三万骑兵为前军,一万步卒为中军,杨贺、刘泽清跟随我率领前军,展开征伐,郑锦宏率领中军,随后跟上,前军与中军之间,相隔距离不超过一百里地。”

    “大军后日出发,出潼关,从芮城进入山西平阳最终成就了孔老师万事师表的地位府,行军过程之中,斥候全面铺开,侦查流寇流寇在什么地方大寨大队终于出现在面前,昨日收到的情报,流寇尚在阳城一带,大军进入到山西之后,流寇活动到什么地方,必须准确的掌握。”

    “杨贺,你率领斥候营,今日就出发,进入到山西平阳府,在最短时间之内,侦查清楚流寇的动向,这个任务很艰巨,但也最关键,只有你们侦查清楚了流寇的行踪,大军才能够真正剿灭流寇,你要记住,侦查的重点,是老回回究竟在什么地方。”

    “山西巡抚杨廷枢大人早就派遣府州县守备衙门的大刀的割伤还在军士,严密监视流寇的动向,他能够给我们提供准确的消息,这些消息,传令兵必须给杨贺一份,让斥候按照这些消息,展开更加详细的侦查。”

    “剿灭流寇的战斗,没有那么复杂,但每次战斗所面临的战机都不一样,我们必须要把握好每一次的战机,不能够出现任何的失误,洪承畴大人的教训,我们需要牢记,各位记住,我们最需要防备的事宜,就是老回回与李自成的联合,也就是李自成从河南进入到山西境内,如此流寇的总人数增加,会极大增加我们围剿的难度。”

    。。。

    从郑勋睿的安排部署之中,众人分明感觉到了必胜的信念,对流寇无所畏惧的心态,这种心态是最为重要的,可以转化为无敌的斗志和杀气,更15瓦灯泡散发出昏红浑浊的光线加有利的是,流寇害怕郑家军,但凡是看见郑家军的起只好硬着头皮往下听兵,本能的反应就是逃离。

    众人很快去准备了。

    郑锦宏带着郑凯涛进入了厢房。

    “郑凯涛,此次的征伐,你就不要参加了,大伯写信来了,准备要几位表哥表弟也来到西安府城,我暂时拒绝了,毕竟郑家军面临剿灭流寇的重任,这个时候到西安府城来,我也无法照顾他们,你在我身边已经有几个月的时间,表现很是不错,接下来你也要学着统领军士了,洪参军留在西安府城,你跟随在他的身边,多多学习,和诸多的将士多多熟悉。”

    “你要记住,郑家军之中,将领没有过多的特权,每次作战的时候,反而要冲锋在前面,为诸多的将士带好头,这样才能够真正的让下面的将士敬佩和服从。”

    郑凯涛的话语不多,听到郑勋睿这么说,脸上表露出失望的神情,不过他和郑家军的将士一样,知道服从命令是郑家军的最严厉的军规。

    “属下知道了,表哥出去厮杀,多多小心。”

    郑勋睿点点头,拍了拍郑凯涛的肩膀。

    巡抚衙门,后院。

    冬梅、荷叶与杨爱珍都快要生孩子了,这也的确是很有意思的事情,三人先后怀孕,时间相差没有多少天,让郑勋睿感觉到遗憾的是,他不可能等到小孩子出生的时间了,毕竟负责剿灭流寇的事宜,必须要率领大军出征。

    后院的气氛有些不一样,毕竟郑勋睿要出征了。

    文曼珊等人应该是很满足了,特别是想到了奶奶,文曼珊更是欣慰,只要是在西安府城,每日休沐之后,郑勋睿都是陪着她们在后花园走走看看,或者到西安城内大街小巷去看看不停地给父亲说着什么,这种情形已经持续好几年的时间了,文曼珊当然想着老公就这样陪着,可这样的想法未免太自私了,郑勋睿是朝廷官员,若是所有心思都在家庭里面,还能够有什么前途。

    接连两天的时间,郑勋睿大部分时间都陪着文曼珊等人,时常领着郑瀚宇散步,郑瀚宇已经有一岁多了,长得很是可爱。

    文曼珊、冬梅、荷叶与杨爱珍等人,反过来安慰郑勋睿,让郑勋睿安心出去征伐,她们在家里等着捷报。

    郑勋睿很是感慨,所谓家和万事兴,这一次出征,自己的四个老婆,都是非常明智和大度,反过来安慰自己,这预示此次的征伐,肯定能够获取巨大的胜利。(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