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就不能正经
    “去找药老,然后交给他。”洛瑶轻哼着,将纸条和那包东西又丢过来。

    “可恶,本大爷可是堂堂的猫大爷,不是跑腿的。”小黑猫不悦的哼道。

    “一个月的西瓜汁。”洛瑶声音刚落下,小黑猫嗖的一下没了身又会出现什么情况呢?当然影。

    “忙完在回来,我还有很重要的事情交给你去做。”洛瑶径直哼道。

    “切,还有吗,一次说完,本大爷可不想来回折腾。”小黑猫奶声奶气的声音传来。

    “还有就是给你两个月的披萨,辛苦了。”洛瑶淡淡哼道。

    “这还差不多,算你还有良心。”小黑猫这下是真的消失了,为了它的好吃的,一定要好好表现。

    虽然那条破蛇,还有那只大狮子,没有自己辛苦,可他们却没自己有口福。是辛苦点,可小黑猫吃的最多,洛瑶也给它做了那么多好吃的。

    想想,小黑猫心里也就平衡了,赶紧去干活了。

    这边,宝儿正兴奋的坐在院子里的椅子上,吃着瓜子,一脸得意。

    她站在门外叹一口气两个手下,一个扇风,一个端着水,那叫一个殷勤啊。

    “两位哥哥,你们都歇会吧,不用对我这么好。我都不好意思了,我吃着,你们站着。”宝儿说着,继续拿过瓜子吃着。

    丝毫没有不好意思,反而享-受的心安理得。

    “小祖宗您好好的就行,我们没关系。”一个手下说道。

    “就是啊,只要你不跟太子殿下告我们的状就行。”另一个人开口。

    “放心吧,你们对我这么好,我一定会在太子叔叔面前好好帮你们美言几句的。”宝儿一脸严肃,认真无比:“这样也没意思,你们会玩骰子吗,咱们比大小好不好?”

    一听这话,其中一个手下一脸兴奋:“我这就有啊,咱们现在就能玩。”

    “那怎么行,你小子还是戒不了赌。”另一个怒瞪过来。

    “大哥,这里又没外人,咱们都是自家人。玩几把没关系的,再说了你们成天为太子叔叔办事,那么辛苦,也该有点自己的时间,享受生活啊。”宝儿撇嘴哼道:“这样,你们赢了,我给你们钱,如果你们输了,我不要钱,怎么样?”

    “真的,小祖宗你先说好,你有钱吗?”二手下问道。

    “二哥,你是瞧不起我吗,你要是看到我的小金库,非得吓死你。”宝儿一脸得意道。

    前前后后忙个不停“真的,你小子这么有钱?到底有多少,你快告诉我?”二手下一脸兴奋。

    宝儿认真的想了想:“用富可敌国这四个字来形容,好像还是少了一些。”

    “我的老天,你小子还是个土-豪啊?”二手下一脸羡慕嫉妒恨。

    “傻子,他说你就信啊,一个小鬼哪里会有那么多钱。”大手下翻了个白眼。

    吴玉华上门要“债”宝儿顿时不悦,嘟着“补偿那块地小嘴:“你居然不信,告诉你们,我真的很有钱的。既然你们不信,那我就让你们看看好了。”

    宝儿说着,衣服兜里,鞋子,袜子里,身上能藏的地方全部倒出来。看着那些金叶子哗啦啦的落在地上,二老大眼睛都直了。

    “小子,你真的很有钱啊。”<八百年前说的一句话会被挖出来br /><”人群中有人不屑的反驳道br />“废话,我都告诉你们了,我是小土-豪,是你们不信的。今晚我们就玩比大小,有本事你们把我的钱全部赢走,怎么样?”宝儿一脸兴奋。

    “小祖宗,爱死你了,想不到你还真是土-豪。”二自愧得不行手下抱住他,一脸激动道。

    “当然了,你们这两天这么照顾我,我本来是想感谢你们的。请你们喝酒、吃肉的,不过想必你们也不好意思收,所以咱们就用比筛子。

    赢即使没有因为靠拢肖松晚而得罪秦岭的钱,你们去吃喝,输了就当是我感谢两位要走大哥的。以后还希望两位哥哥多多照顾我,我就现在这里谢谢你们了。”宝儿说着,特意起来深深鞠了一躬。

    又萌又可爱,又帅气,又贴心,又懂事的宝儿,任谁看了都会喜欢至极。

    “小祖宗,你真是我“好久才迈动脚步走下楼去奴家不干!奴家也不敢猜度他的心思不干!”林氏在薛诗华怀中折腾的贴心人啊。”二手感动的眼泪哗啦。

    三个人坐在院子里,玩着筛子,兴奋的说着,笑着,喊着,很是热闹。

    暗处的夏侯绝看到这一幕,嘴角一抽。宝儿哪里是被绑架,看他玩的这么兴奋,简直就是见到了自家兄弟一般。

    怪不得公子枂和药老都如此不担心,还说谁绑-架了宝儿,谁倒霉呢。这一刻,夏侯绝真的明白了这句话。

    看着便又缓和口气道:“我也不想说太多宝儿和他们打成一片,别说危险了,简直就是祖宗一样的待遇,夏侯绝也就放心了。

    想着洛瑶说的,夏侯绝没有去救宝儿,现在还不到救他的时候。更何况小鬼玩的这么高兴,夏侯绝也就安心了。

    想起洛瑶,夏侯绝俊彦绷紧,跟暗处的手下交代了几句,飞身离开。

    醉仙居。

    药老正在喝着酒,看着阿七如此认真的学着”冰如道:“虽然那样说,很是欣慰:“不错,你小子比宝儿上心多了,果“我不管然是学医的好苗子。”

    “都对这种超标准花钱的现象我们应揭发是师傅教得好。”阿七轻哼道,认真的背着那些药草。

    “哈哈,说话还中听,不错,以后你就是我老头子的传人,关门弟子,这下我就不愁没人而且还给他买到了蓝色小药片继承我的医术了。”药老很是欣慰。

    “那是,阿七可是我的未来相公,自然是比我哥哥强多了。药老爷爷你是不是羡慕嫉外套轻车熟路就披在了椅背上妒恨啊,不然你也去找个老奶奶,来段黄昏恋。”巧儿兴奋的说着,想想就觉得好玩。

    “死丫头,不正经。”药老怒瞪一眼巧儿。

    “娘亲说了,想要扑倒就不能正经,死缠烂打,欲-擒故纵,声东击西,反正就是能用的不能用的,统统都用到,扑倒相公才是最重要的。”巧儿一脸严肃,太佩服自己的聪明了。

    药老嘴角一抽,无奈的撇嘴:“臭丫头,等到全世界的男人死光了,你非得哭死。”

    “谁说的,那我就找女的,娘亲前几天还说有什么搞-基和蕾-丝呢。”巧儿嘟着小脸,得意的哼道。

    药老刚喝进嘴巴的酒,猛地喷出来。这他都是躺在病房里静静地待着个小丫头,要不要这么奇葩,震惊死他了。

    “老头,有活来了。”小黑猫奶声奶气的声音传来,将洛瑶给他的东西赶紧丢过来。

    药老赶紧接过来,当看到洛瑶上面的字迹时,脸色绷紧。赶紧打开那包香粉,闻着那香味,药老更是一脸震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