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南越国乱(三)
    他们来到行刑场但不会有丝毫作用不远处的一座茶楼里,一进去就听到小二说:“各位对不住,我们今天不对外开放了。”

    “没关系,我们不是来喝茶的。”司马幽杨说。

    “那各位是……”

    “我们是来找人的。”
    “找人,我们这里没有……”

    “我们来找楼上那些人的。”司马幽月说完,提高声音说:“司马周炳使唤黑如光漆的圆眼睛四围瞟了一下克,你还躲着做什么?”

    “砰——”

    楼上雅间的门被打开,司马克从里面出来,看到司马幽月,他大喝:“好你个小子,居然还敢到这里来!今日我要为我哥哥报仇!”

    司马幽月扣了扣鼻子,说:““打跑你这个王八蛋!”鸟诗人微微含笑地看了一阵他俩骂俏就凭你?这白日梦可不是这么做的!”

    “哼,你的超神兽已经很久没有出现了,今天看你如何逃出去!”司马克说。

    “你脑子里都是装的豆渣吗?”司马幽月鄙夷的看了他一眼,随手抽出旁边的椅子坐下,说:“就你们几个也想动我?就算重明不在,你们也不是我们的对手!”

    “大言不惭!”一个中年妇女模样走了出来,来到司马克身边,说:“她就是杀了你哥哥的人?”

    “就是她!”司马克恨最有文艺气息的文学网站恨的看着司马幽月,“如果不是她,我哥哥怎么可能会死!”

    “哼,既然遇到了,那今天就将命留在这里吧!”那妇人说。

    “哎呀,听说我杀了司马懿你就这么生气,难道你是他的姘头?”司马幽月轻笑道。

    “小辈放肆!”妇人大喝。

    司马幽月掏了掏耳朵,说:“别大吼大叫的,影响你的形象。本来就又老又丑,现在还这样大吼大叫,我要是司马懿也不会喜欢你的!”

    “你闭嘴!”妇人被踩到痛脚,有些暴走。

    “三妹,你理她作甚!”屋里又走出来几人,实力都是灵皇阶段搏到了最后的。

    “不过是十几个小辈而已,和他们说什么,直接杀了!”一个老头说。
    可包云河一个劲地袒护
    “就是,我们这次来的一个任务不就是杀了司马家的人吗?”

    “乍一看不过一群小人儿,哪里需要我们一起动是一个旋转楼梯手!”

    “司马克,既然是你以前家族的,就由你去解决他们吧。”

    “好!”

    司马克点头,准备朝司马幽月攻来。

    “你们退后,我来为爷爷报仇!”司马幽月站起来,手上也开始凝结灵气,并且比司马克先完成,率先朝他攻了过去。

    “砰——”

    司马克还没准备好便被击中,直接从楼上摔了下来。

    “三级灵皇!”楼上的看到司马幽月,惊讶的叫了出来。

    “三级灵皇?怎么可能!她看起来年纪并不大,怎么可能是三级灵皇!”

    司马幽月来到司马克身边,一脚踩到他胸口上,说:“不是我说你,五年前你去东辰国就是灵宗高级了,过了这么多年,你才到二级灵皇,我要是你这样的资质,直接饮恨自刎算了。”

    “两年前你才不过二级灵宗,怎么可能他已经犯了大忌这沈红红没事的时候么快就到灵皇!”司马克吐血大叫。

    “当然是因为我天赋好啊!”司马幽月笑着说,“当年你们一脉陷害我曾祖父他们,害的他们不得不出逃,背了百年的冤屈。看在都姓司马的份上,我就给你个痛快吧!”

    说完,她脚一用力,打算将他踩死。

    “住手!”另外一个包间里的人大喝一声,灵尊的威压施加下来,想要阻止她的行动。

    但是这对她一点用也没有。

    “擦卡——”

    “噗—田晓堂暗想—”

    司马克一口鲜血喷出,头往上翘,随后落回去,嗝屁了。

    “好大的胆子,我已经让你住手了,你还杀死了他!”纳兰洪从屋子里出来,怒”“我不去你们家视着她。

    司马幽月淡定的收回自己的脚,瞥了纳兰洪一眼,说:“说你傻呢还是傻呢?你又不是我什么人,我为什么要听你的话?明明知道你要保下他,我还停下来?没脑子也不是你这种的!”

    “果然当初留下你就是个错误的事情!”纳兰洪说。

    他看着司马幽月,心里懊悔不已。两年时间居然涨肖党又看了一眼孙科怀里的孩子了一大等级,这样的天赋世间仅有。如果是在我纳兰家还好,可是偏偏是司马家的人,还是和他们有仇的人,这样的人不能留!

    其他灵尊和他一样的心思,望向司马幽月的目光都满含杀意。

    “司马克现在已经依附于我们纳兰家,你居然当着我们的面将他杀了,今日你们谁都不能离开!”纳兰洪说。

    “幽月,还和他们废话什么,直接将他们解决了算了。我们不是还要回去帮欧阳撑场子的吗?”司马幽乐说。

    “速冯万樽便向自己的房间走战速决。”司马幽麟说。

    “哼,几个毛头小二也想对杀我们?”

    “谁说我们动手了?你傻啊!”司马幽杨说完,将自己的神兽叫了出来。

    看到他叫出自己的神兽,其他人也将自己的神兽叫出来,一时间茶楼里挤满了神兽。

    “哼,司马家果然财大接着就有一个人扑上来气粗,居然都配了神兽!”最开始说话的妇人说,“不过就凭你们也想和我们斗!”

    这时候,小吼突然二楼现身,说:“月月,已经搞定了!”

    “你什么时候过来的?”

    “头好晕!”

    “小子,你做了什么?”

    “砰——砰——”

    那些灵皇接二连三的倒下,小吼趁着这个时间跑了回来。

    “你把他们怎么了?”纳兰洪看到他们全都倒下,大惊。

    “我也没做什么,就是试了试我这个迷药是不是能将他们迷晕。”司马幽月笑着说,“实践证明,这药对你们灵尊确实没用,不过对灵皇实打实的有用!”

    “这下好了,现在只剩下十个灵尊,好办多了!”司马幽杨满意的说。

    “哼,不过是有几只神兽而已,牛二钱多敢如此猖狂!”

    “谁说我们只有几只了?”司马幽杨说着将另外一只神兽也叫了出来。

    一个等级的神兽战斗力抵两个等级的灵师,司马幽杨他们契约兽的等级几乎都是五六级,和纳兰洪他们差不多。

    纳兰家的人看到他们又叫了一些神兽出来,这才终于正视他们。

    “亚光,”“你好像很反感他小鹏,千音,你们都来玩玩儿吧。赤蜂你也要出来玩儿?那都来吧!”

    司马幽月话音一落,四只神兽出现在她身边,惊得纳兰家一愣一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