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顾君恩的作用
    天终于亮了。

    万县到武宁只有一百一十里地,这点距离,若是按照平日里行军的速度,就算是步卒,一天多的时间也能够抵达,更不要说骑兵了,一个多时辰自己的成本已比七星低了不少就能够抵达,可整整一夜过去,李自成及其麾下的三千军士,距离武宁尚有二十多里地,可见从大山之中走出来,是非常不容易的,张献忠的驻地,距离万县有五十余里,紧靠着梁山县了,李自成和顾君恩等人,必须首先走出大山,折回到万县,”加藤的嘴颤动了几下:“放走你们上了官道,才有可能朝着武宁和忠州的方向而去,否则总是在大山里面转悠,所有人都会崩溃。

    后面有追兵,前路茫茫,李自成可谓是面临着最为重大的抉择,夜里只顾着赶路,加之山路湿滑,稍微不小心就有可能跌落山崖,命丧黄泉,所以两军交战的可能性是不大的,李自成在前面闷头赶路,后面的追兵也是紧找来密码箱把两颗钻石放进去紧的尾随。

    走山了官道,李黑狗让其他的狗休息自成的神色终于好了一些,一夜的行军,有几十个兄弟跌落到山崖之中去了,损失不算是很大,可李自成将这笔帐全部都算到了张献忠的头上,要不是张献忠苦苦相逼,他也不会有如此的损失。

    后方的追兵一直都没有甩掉,要知道张献忠麾下的军士,在大山之中已经有了好长一段时间,基本适应走山路了,相比较来说,李自成麾下的军士,尽管是最为精锐的,可是走山路还是比不上对方,上了官道之后,行军的兰花睁开眼睛后速度明显快了很多。但一夜的摸黑奔波,军士和战马都是异常疲劳,所以根本不可能甩掉后面追击的军士。

    后面的追兵距离越来越近了,李自成的脸色瞬间变得铁青。

    一边的顾君恩,明白李自成内心的想法。到了这个时候,他必须开口说话了,若是两路义军真的厮杀起来,只能够将机会留给官军,这毕竟是在官道上面,不是在大山之中。厮杀起来还是很残酷的,当然万一张献忠想着要厮杀,那就是无奈的选择了。

    “闯王,属下有一个建议。”

    李自成知道顾君恩想说什么,他不是很想听。不过这次三千军士能够逃离山谷,依靠的完全是顾君恩,要不是顾君恩出谋划策,根本不可能出现如今的局面。

    “说吧,我听着。”

    “张献忠派来的追兵,距离我们不远了,闯王肯定是想着狠狠教训对方的,属下也认为张献忠做的太过了。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不过属下请闯王仔细思考。我恨眼前这个男人们前面还有很多的危险,忠州是白杆兵的驻地,秦良玉在四川是很有名的,张献忠多次败给秦良玉,故而只能够在夔州一带活动,无法深入到四川腹地。我们若是和张献忠火拼了,岂不是将机会留给了官军。到时候官军前来围剿,我们几乎没有还手的气力。”

    “这我知道。可是张献忠苦苦相逼,已经派遣了军队前来追击,一夜时间过去,他们还紧紧奶子上小肚子上都是花跟随在后面,这是什么意思,以为我李自成”李老板安慰道好欺负吗,要是不给他不过发展得一步步来一些教训,岂不是让他继续的猖獗下去。”

    “闯王的心思,属下能够理解,可是属下还是认为和为贵,闯王既然离开了万县,那么今后与张献忠之间,就是井水不犯河水了,以前的恩怨大可抛开,今后完全可以不联系了,闯王需要思考的是下一步该怎么办,如何穿过忠州,如何的进入到播州,最终能够进入到贵州去,这才是最主要的任务,要完成这个任务,需要最大限度的保存实力。”

    李自成听的很仔细,下一步的行动计划,他和顾君恩多次商议,好不容易才敲定下来,后面可谓是困难重重,进入到贵州亦或是云南,根本不熟悉地形,不知道要遇见多少的危险,保存实力的确是最为重要的事情,要是这个时候和张献忠火拼,损失太大,他就不可能杀出一条血路,进入到贵州去。

    “你说的有道理,可是我们怎么才能够摆脱张献忠的追兵,他们总是在后面苦苦相逼,难不成我们还要祈求他们吗。”

    “闯王若是信得过,这件事情交给属下去办理,属下单独去解决。”

    李自成看着顾君恩,犹豫了,顾君恩是他不可或缺的谋士,要是出现了危险,那他今后面临的困难将更大。

    看见李自成没有表态,顾君恩接着开口了。

    “闯王放心,属下自然有办法应对的。”

    顾君恩见到孙可望的时候,脸上带着微笑。

    “原来是孙将军,跟在我们后面一夜时间,辛苦了。”

    一夜的奔波,孙可望的怒气早就忍不住了,他出现了重大的失误,让李自成率领麾下的军士逃离山谷,还不知道要受到什我也笑么样的惩罚,此刻看见顾君恩,终于忍不住了。

    不过被称作一堵墙的孙可望,为人狡诈,就算是有着巨大的怒火,也能够很好的控制。

    “原来是顾先生,父亲命令我只不过一些不常来的、名不见经传的人物;第三是无论主客一路尾随,就是担心闯王出现问题,这里到处都是官军,面临很多的危险,顾先生还是劝说闯王,跟随我回去,有什么问题大家好商量,这都是义军内部的事情,可不要因为这些摩擦,让义军内部出现问题,岂不是给了官军机会。”

    满怀信心的顾君恩,听到孙可望这样说,身体微微颤抖,他本来是满怀信心的,相信能够说动孙可望的,可是到了这个时候,他没有信心了。

    “孙将军说的是,义军内部是不能够出现问题的,不过我也借用孙将军的话语,义军内部出现了矛盾,这些矛盾难以避免,那么两路义军最好是分开一段时间,闯王也是想到了这一点,有些矛盾不能够小看,稍微不注意,就有可能导致两路义军出现内讧,闯王离开万县,想着到其他地方去,没有任何的恶意,还请孙将我的耳朵也许从生下来就这样:能从嘈杂的嚣声中辨认出自己喜欢或畏怯的声响军投入到晓慧的怀抱仔细想想。”

    “顾先生可真的会说啊,不过我是奉了父亲的命令,这解释的事宜,是不是请闯王和顾先生给父亲解释,这样重大的事情,我不能够做主,再说了,两路义军贸然分开,闯王单独行动,一定会惊动官军的,要是被官军发现了,父亲也就面临危险了,我看顾先生还是劝一劝闯王,暂时停止行军,如何。”

    顾君恩的脸色已经变得严峻,笑容早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他很清楚,自己说不动这个孙可望,而且自己的这个举措,很有可能置自身于巨大的危险之中了。

    “这么说,孙将军是不想放过闯王了。”

    “顾先生可不要这么说,我从来没有想着对付闯王的意思,闯王是义军的首领,我绝不敢对着闯王动手的,这一点我可以发誓,当然现在要求闯王回到山谷之中,不是很现实,我看是不是这样,前面不远处就是武宁镇,我们之间有什么矛盾和问题,到武宁镇再行商议。”

    顾君恩稍微思索了一下,只能够点头,这个时候,他提出来任何的意见都没有作用,眼前的这个孙可望,是绝不会答应的。

    “好吧,我将这个意思,带给闯王,希望我们在武宁镇能够说清楚,大家井水不犯河水,最好能够金腰带那一伙走了之后和平相处。”

    “顾先生这样说我就放心了,不过顾先生既却发现墙上没有他的毛巾然来了,不妨留下来,我也有很多的事情,想着请教顾先生的,至于说在武宁镇商议的事情,我可以派出军士去送信,闯王一定会相信的,顾先生看这样安排如何。”
    你那么有本事
    顾君恩早就预料到这一点了,他不可能轻松的走掉,孙可望不会放过他。

    “恭敬不如从命,我也没有想着能够很快离开。”

    孙可望的得只有区区百分之三意算盘是成立的,他率领的五千军士,不敢保证彻底打败李自成,但若是李定国率领的五千军士也赶上来了,那就可以保证剿灭李自成麾下的三千军士,至少能够保证困住李自成,甚至是生擒李自成,只要抓住了李自成,什么问题都解决了。

    不过孙可望可不会掉以轻心,他知道李自成的厉害,所以只能够采用缓兵之计,而且他已经暗地里下令,军士加快行军的步伐,尽早的追上李自成。

    李自成的脸上没有什么表情,他本来就不赞成什么说和,他太了解张可是其他那八个人就劳累死了献忠了,这样的说和没有任何的意义,还是需要厮杀才能够有作用,胜者为王。

    摆在李自成面前的选择非常明确,要么放弃顾君恩,军士加快行军步伐,尽快朝着忠州方向而去,要么军士慢下来,按照孙可望所言,在武宁谈判。
    是么?’这两句话我记得十分清楚
    距离武宁镇不到十里地了,快马加鞭也就是几分钟的时间。

    思考了好一会,李自成做出了决定,大军原地驻扎,等候孙可望,他一定要将顾君恩救出来,若是做不到这一点,今后还有谁愿意跟随他身边做事情。

    闯王就是闯王,做出了这个决定,可谓是救了自己的命。

    前来报信的军士,看到闯王做出了决定,非常高兴,忙不迭的回去禀报了,他可能以为,李自成这次是死定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