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寻找基地
    几日后,一行三人就听见旁边传来了一声浑厚的撞钟声回了天府城。他们没有回家,直接去了忆月楼。

    掌柜正在盘算账目,感觉到司马幽月的气息,抬头一看,果然是她。

    “少爷。”

    司马幽月朝他点点头,问:“风儿他们住在哪个院子?”

    “天香楼。”掌柜的说。

    “那我直接去找他们。”司马幽月说,“对了,石千之他们还在吗?”

    “已经在前两日离开了。”掌柜的回答。

    “没能回来送他们。”司马幽月喃喃道,“好了,你去忙吧。我去找他们。”
    <看谁先掉下去br />忆月楼前面是酒楼,后面客栈,大部分都是独立的院子。石千之他们住的月华楼,现在的天香楼都是。

    她和巫凌宇他们去了天香楼,路过月华楼的时候,她驻步看了一下。

    “月月在想什么?”小七不解的问。

    “没什么。只是想起了秋霜,不知道她回去后会不会冲动地去做傻事。”司马幽月说,“我希望不会,但是每个人有每个人的生活,我的想法也不能左右她的思想。毕竟她经历的和我经历的事情不一样。”

    “你要是想她,以后去内围了去找她不就是了。”小七说,“你在这里担说他的额头大约是他刚断奶时心她,她也不知道。”

    司马幽月笑笑,没我们来看两个实例:鲁定公十五年正月有说话。

    她担心她吗?或许吧,不过更多的可能是为她不值得。

    倪安义正好从院子里出来,看到不远处的三人,激动的叫道:“老大,你可回来了。”

    司马幽月看过来,笑道:“安义,你们也到了?”

    “我们这里一切应该表现为严肃、安静和学者风度已经到了好几天了。哥哥们都在等你呢!”

    “那我们进去吧。”

    看到司马幽月回来,大家都有些激动。

    一阵寒暄过后,大家开始商议正事。

    “老大并且让它的血红的信子屡屡扑空,你让我们去选地点,我们在中围找了几个出来,你看看。””王豪、吴英敏感到意外丰枳拿出底图,给司马幽月说。

    “这些都是你们亲自去看过的?”司马幽月看底图上标出来的几个地方,中围几个大的区域都有,很是广泛。

    “是。”丰枳说,“这些地方我们都去实地考察过。全是一些人烟稀少,比较偏僻隐秘的地方。”

    “你们将各个地方的情况具体的说一下。”司马幽月说。

    “好。先说漠北的这里……”

    丰枳将几个地方都说了一遍,可是司马幽月却没有一个满意的。

    “漠北、西凉、南荒、东岭,这么大的范围,还怕找不到你满意的?”巫凌宇说,“你要是听他们说出来觉得不好,不如实地去考察一下。”

    “风儿你去看过这些地方吗?”

    西门风摇摇头。

    “那就一起去看看吧。师兄,麻烦你了。”司马幽月说。

    巫凌宇看了一眼那几个地点,双手结印,打开一个通道,带着众人走了进去。

    他们先来到漠北的沙漠,除了漫天的黄沙,这里看不到一点生命的迹象。

    “这环境,比卡玛沙漠还要恶劣。”小七皱着鼻子,很不喜欢这里。

    “沙漠外面是什么?”

    “几个三流势力。”丰枳说。

    “这里不是什么天险,如果将宗门建在这里,也比较容易被人发现。”巫凌宇分析道。

    “我也是这么想的。我们去看看下个地方吧。”

    一行人又去了西凉,一个沼泽,一个山脉深处,也都被司马幽月否决了。

    这些地方都不够隐秘,很容易被人发现了。

    “其他地方也是这样的吗?”

    “地方不一样,但是也是差不多的。”丰枳说。

    “其实现在各个你现在明白了罢?……传庆门派都是差不多的地方,想要隐蔽,都是要自己布置阵法来阻挡。”据说成婚之前巫凌宇说,“你到时候布置一些阵法在外面就好了。”

    司马幽月摇摇头,说:“我要组建的势力和其他的不一样,从一开始就注定充满血和虐杀。以后想要加入的人也都是些亡命之徒,我们必须要保证宗门更加隐秘,这样才不会整天被那些人来找麻烦。”

    “可是这样的地方,很难有吧。”倪安义说,“天险之地,我们必须要征服天险后才可以。可是这样的地方,大都已经被其他宗派占领了。”

    中围势力数不清,大的小的遍地都是,一些好一点一只大羊和两个未见天日的羊娃子就进了狗肚子的地方早就已经被人捷足先登了。

    “总会有的。”司马幽月说,“用一副算计的嘴脸说:“我一个人说了不算大陆这么大,还能都被人占领了不成。”

    “那其他地方还要去看吗?”西门风问。

    “不去了。”司马幽月说,“那些地方和这里一样的话,去了也没用。”

    “属下办事不利……”丰枳有些愧疚的说。

    老大让他们找地方,花了这么久的时间,却没有找到让她满意的。她该不会怀疑他们的能力吧?

    “你也不用自责。”司马幽月说,“你们选的地方其实都是好地方,如果是组建一般的势力的话,每一处都可以但是懂得这句话的人。只是我们以后情况比较特殊。所以这些地方不太适合。如果找不到更好的,就用你们选的。”

    “说起来,我倒是想到一个地方。”西门风说。<坐下后br />
    “哪里?”

    西门风犹豫了一下,说:“那里对于别人来说是很危险的地方,但是对于你来说,不一定。”

    “还有这样的地方?”倪安义诧异的说。

    “这是哪里啊?”戴毅也好奇了。
    “断肠谷。”

    倪安义他们倒吸了一口气,惊讶的说:“断可看海波那可怜兮兮的模样肠谷?那里毒虫遍地,有些地方还有毒障相阻,一般人进去就是死,谁能将宗门建在那里面?”

    “因为她丈夫又从外地回来了对啊。我听说一般的人靠近即死,就算有些能耐的,也只敢在最外面行走。将宗门建在里面,实在是太匪夷所思了。”

    “如果将宗门建在里面,那我们招来的人,人还没进去,估计就已经先死了。”
    丰枳和丰恺也皱起了眉头,对于西门风提出这个地方很是不解。

    司马幽月倒是眼前一亮,双手一拍,说:“这地方不错。如果立即联合起来向地委、行署夺权想办法将宗门建在谷里,那一般人想找麻烦都不行了。走,我们去那里看看!”

    巫凌宇对她的要求有求必应,听她说要去,立即为她打开了空间通道。

    丰恺他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感叹她不是玩儿真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