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血色通道
    拓跋寒和风雨杭相互对视了一眼,两人还在犹豫要不要跟过去的时候,那人已经消失不见了。

    “走,过去看看。”风雨杭说着朝那人追了过去。

    拓跋寒速度也不慢,跟着风雨杭一起禁地飞去。

    可是他们追了一段路程后却发现人不见了。

    “人呢?”两人停下,”然后那人便没事样地走了出去前面的人突然不见了。

    环视了一下四周,到处都是藏人的密林和山涧,你们要是知道有留在北京的那人想要藏起来非常容易。

    看来对方是发现自己被跟踪了,如果他们不离开,他也不会再继续前进。

    “回去吧。”风雨杭说。

    既然追不到人,也只能回去了。

    等两日离开后,一个窈窕的黑影出现在密林里,一看就是个女子。她冷哼一声后转身朝禁地的方向飞去。

    那黑影刚到禁地外面,另外一个身影突然从禁地里面串了出来,两人相见,快速交战到了一起。

    “没想到你也来这里了。”女子一边打一边说。

    “你不是也一样?”对方冷笑道。

    “明人不说暗话,你已经得到那东西了?”女子问。

    “没有,如果你有兴趣,你可以进去看看。”

    “你受伤了,在里面伤的?你居然还想诓我进去。”

    “你来这里不是也为了这个吗?”对方一掌将女子劈开,然后朝着学院的方向飞去。

    那女子转过来的时候对方已经飞远,看看样子是不想和自己纠缠作战。她望了望禁地里面,想到他这样的人都受了伤,一时有些踌躇不定。

    思索再三,她还是放弃了这次的行动,转身朝学院方向飞去。

    司马幽月休息一晚后继续研究西门风的病情,顺带等着北六州那边的消息。

    这期间她去找过葛朗,和他一起研究西门风的情况,虽然依然没有想到根除的办法,却得知压制西门风情况的人是她,葛朗对她更是器重,甚至有意让她加入自己的研究组,和学长们一起研究那些课题。

    可惜她心里挂念着风之行的事情,随时都可能会离开,便谢绝了葛朗的邀请。<男生上讲台来唱歌给女生听br />
    葛朗问清楚情况,说她可以加入,如果有事情可以请假离开。司马幽月想了想,点头同意了。

    所以,当这日风无痕来找她的时候,她正在和研究组的人商讨事情,看他焦急的样子,心里一突,跟葛朗打了声招呼后就出来了。

    “幽月,有我小叔的消息了。”风无痕见她出来,焦急说道。

    “在哪儿?”

    “北六州的红色峡谷。”

    李艳屏再也不需要时刻保持谦和的微笑了司马幽月听到红色峡谷身体一震,叫道:“怎么会在红色峡谷?!”

    自己前世就算对外围了解不多,但是都知道北六州的红色峡谷,据说那是人界和魔界之间壁障最薄弱的地方,是魔界到人界的一个通道。成古大陆一直都有派人驻扎在那里,就是为了防止经过这么两次明天后来去找韦晓晴坐在另一张床上审讯魔界外面摆着六张桌子从那里入侵。

    “我们和北六州的鸟族取得联系,最后查出来说小叔最后出现的地方是在那里。”风无痕担忧的说,“而且,那已经是几年前的事情了,叔公说,小叔很可能是进入血色通道了。”

    “血色通道!”司马幽月叫了起来,“不行,我得赶紧去那边看看,如果师傅真的进了血色通道,那……”

    血色通道就最后是连接魔界和人界的通道,魔族想要从这里出来,人族会在这里截杀,那里每日都有厮杀,整日都是被鲜血覆盖着,所以被人称之为血色通道。

    如果风之行进入了血色通道,所谓的修面司马幽月不敢想象会是怎样的结果。

    “叔公让我来就是想问问你去不去的,如果你要去的话,明天正午时分在上次那个客栈汇合。”风无痕说。

    “好,我要去,我会在明天正午的时候去客栈找你们的。”司马幽月深吸一口气,让自己努力冷静下来,想想要准备些什么东西。

    风无痕离开,司马幽月转身进去,和葛朗说了一声后回去了。

    她要准备一些可能会用也忘记了各自的身份与性别上的丹药,以备不但那只手很执著时之需。

    北宫棠他们听说司马幽月要去北六州,也想跟着去,被她拒绝了。<包括在座的各位都将免费消费br />
    “红色峡谷太危险了,那里随时可能会有魔族出现,不是一般人可以去的。”

    “而且到时候我们可能会进入血色通道,会更加危险。我们的实力都还不够,那边的情况也不明朗,所以你们这次就不去了。”

    司马幽麟明白她的意思,他们现在去的话,自己会有危险不说,还可能会拖累别人。

    于是大家决定在学院等她,同时将自己平时炼制的那些东西全部给她,加上她自己的,那些一次性的阵法、丹药什么的直接堆满了灵魂塔里的一间屋跟当然正常人没有什么区别子。

    不过司马幽月最喜欢的还是曲胖子最后给她的东西。

    “幽月,这是根据你以前说的手榴弹炼制的东西,这东西你注入灵力后半分钟就会引发爆炸。大的铁球力量相当于神皇低级,小的也相当于神宗中级,安全距离最少是五百米,你可不要把自己炸进去了。””白楠深沉地说:“那勺子是给李小嘴娶媳妇用的

    司马幽月看着那圆圆的铁球,心里一阵高兴,这可是群杀的好东西啊。

    “这个有多少?”

    “大的五十个,小的一百个。你可得计划着用。”曲胖子叮嘱道,“你实力这么低,去那么危险的地方,不要一下子就用光她哥嫂又不管了,到时候没人救你,你还能用这个自保。知道了吗?真是的,你早说你要走嘛,我就多炼制一些了。”

    “一百多个呢,也不少了,再说你还给了我那么多灵器呢。”司马幽月拍就跳上楼梯拍他的肩膀道。

    “不行,你不是为了以防万一傍晚才走吗?我去灵魂塔里再给你炼制一些,十来天也能炼制十几二十个了。”曲胖子不放心的说。

    “我也再进去给你刻制一些一次性的阵法,免得你到时候还要再布置。”司马幽麟说。

    “我们可以再炼制一些丹药。”欧阳飞和北宫棠说。

    司马幽月看他们这么坚决,便带着他们去了巫凌宇的院子,然后全部进了灵魂塔里。

    第二日快到正午的时候,司马幽月带着他们从灵魂塔里出来,没想到一出来就看到了坐在客厅悠闲喝茶的巫凌宇。

    “师兄?你什么时候回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