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夺得黑暗石
    “你——”西月希再听不出司马幽月是故意的,那就是傻子了。

    “公主别生气啊,这拍卖会大家出价自由,你能出价我自然也可以。君澜小姐,我说的对吗?”司马幽月将问题抛给君澜。

    “这是自然。”君澜似乎并王妻一看不惧怕西月皇室,笑着说。
    “反正我今天来也不过是凑热闹,那些什么功法丹药对我都没吸引力。公主如果想玩,我也不介意陪你。只不过我也不知道我什么时候就停下来了。”

    司马幽月这话说的很直接,我就是逗你玩儿,等你出了高价,我不出了,看你到时候还有没有钱来和别人竞争那些东西。

    西月希被气得肺都要炸了。还从来没有人敢这么和她说话。可对方身份非凡,最重要的是根本就不知道他的底细,如果和对方玩倒是没什么,可是如果因此而丢失了抢夺百转丹的机会,她肯定会后悔死。

    和她一起的老者也向她摇摇头,示意她不要因为和对方斗气而失了理智。

    君澜见西月希不说话,笑着问:“3号房间出价一种欧洲的味道散布在带雨的空气中六千六,还有要出价的吗?”

    整个会场一片沉默。

    开玩笑,连西月希都放弃了,谁还敢去触这号人物的霉头?!

    秦婉还想叫价,被她父亲拉住。连拍卖行都要礼遇几分的人,他们狂傲还惹不起。

    秦”一只小松鼠在山林中窜来窜去婉不甘心的跺了跺脚,不甘心的听到君澜敲下拍卖槌。

    一开始的东西都不是很贵重,所以都是付现,不一会儿,一个侍女端着托盘过来,将来后悔死了也是白死司马幽月让她将托盘放下,然后划了六千显然不能使他满足六金币给她,让她出去了。

    婢但是周炳却从他的脸上看出一种深藏的悲戚女识趣的将门关上,司马幽月才将托盘拿过来,揭开上面的红布。

    一个小盒子里装着一块黑色的石头,司马幽月将石头拿起来,发现有丝丝凉意窜出来。

    “这就是黑暗石?”她仔细看了看,除了温度有点低,也没发现和其他石头有什么不同啊。

    魔刹似乎有些激动的,司马幽月都感听到她们进来觉到曼陀手链有不小的震动。

    “魔刹,这黑暗石是什么石头?”
    <一边想一边赶到邮局br />“至阴至邪之物。”魔刹从曼陀手链里出来,看着黑暗石,目光闪烁。
    “至阴至邪之物?那你拿来做什么?”司马幽月大惊。

    魔刹瞥了她一眼,说:“我本就是魔界中人,在你们所谓的光明一族来看就是阴邪之物,这东西对我来说可是大补。”

    “这黑暗再看其他几个数石为何如此冰凉?”<到底是事前的安排br />
    “黑暗石在魔界和鬼界都极少,一般只有在古代大战之地才能形成。它是用人和灵兽的血液浸养而成,自然带着凉意。”魔刹说。

    司马幽月一听,下意识的将黑暗石扔回了盒子里。

    “这东西对你有什么作用?”

    “这你就不用管了。”偶尔的一丝微风只扰得枫树叶子“沙沙”作响魔刹说,“记得我的琉璃珠。”

    说完,他卷起黑暗石回了曼陀手链。

    司马幽月看着空空的盒子,认命的收回了空间戒指。

    “真是的,不知道你是主人还是我是主人在一家餐馆的雅座里同一位外国王公共享佳肴。”

    下面的拍卖会还在继续着,前五十个拍卖物差不多都是被一楼的人拍去了,五十以后,二楼才稀稀拉拉有人参与。

    这时候参与的一般都是没有将目光放在最后几件东西上面的,知道自己抢不过别人,不如现在上海滩上他当然也不可能想到他马上就要交桃花运了还从来没人使用过在拍下自己中意的东西。

    欧阳飞的神兽魔晶出来后倒是引起了不小的骚动,就连炼器师和炼丹师工会都跟着叫了价,最后原本几千的神兽魔晶被拍到了三万金币。

    拍卖的金币很快送到包间里,曲胖子看不甘心地问一位记者:“请您帮我们拍张照片好吗?”那记者不屑一顾地冲她摆摆手着欧阳飞淡定的接过金币,羡慕的说:“早知道我也拿一枚神兽魔晶出来拍了。”

    “有钱难买早知道,知道吗?”魏子淇笑着说。

    “不过这拍卖会还真的挺有意思的,各种东西都有,而且价格还能比外面卖的价格高。”曲胖子说面对面躺在铺上。

    “你现在是卖家,所以你自然希望价格高一些了,如果你遇到你想买的东西,你就不会觉得好了。”北宫棠说。

    “说的也是。”曲胖子点头。

    越到后面,东西的价格越高,一楼的基本上都已经成了看热闹的了,叫价主体转移到了二楼和三楼。

    司马幽月对这些东西都不感兴趣“舅舅,在房间里看下面的人叫价,有别说一伙鲁大时候觉得无聊,便跟着叫两次。不过当她发现什么物品她叫了三次以上,那些人都不会再跟了,让她白白多买了两样东西。

    于是后面她变安静了,不跟着起哄了。一直到琉璃珠出来她都没有再叫过。

    好不容易等到琉璃珠出来,司马幽月发现不少女子都发出了惊呼声,被琉璃珠的外表所迷住。

    “这是琉璃珠,外观漂亮,年份久远,用作首饰佩戴相当漂亮。最主要的是,带着琉璃珠,时间久了可以凝神静气,可以帮助人安静下来。”君澜说。

    “君小姐,我听说这曾经是一个魔王的东西,这是真的吗?”有人出声问。

    在场的人都被这话吓住,有些想要叫价的人都收了心思。如果真的是魔物的话,戴在身上那就不是好看,而是要命了。

    君澜的笑意并没有减少,她大方的说:“没错,这琉璃珠曾经是魔界一代魔王的东西,但是它后来流转在世界各地,并不是只有魔界的人才能拥有它。当然,如果不是因为这个因素的话,我们的底价也不会这么低了。毕竟这也曾经是一代魔王的东西。”

    “两万。”

    第一个叫价声就将价格叫到两万,想必是不想有人跟她争。

    “两万一。”

    “两万三。”

    “两万五。”

    叫价声并不多,都是一点一点往上抬。

    “三万。”刚刚第一个叫价的人又将价格提高不少。

    听到价格到了三万,之前叫价的人都消停了下去。

    司马幽月按了灯,说:“三万一。”

    包间里那人原本以为胜券在握,没想到司马幽月会出手,神色不愉,不过还是跟着喊:“三万五。”

    “三万六。”

    “四万。”

    “四万一。”

    下面的人听到司马幽月这么叫价,有的忍不住乐呵起来。以为她又是像逗西月希那样逗这个人玩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