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一体双灵魂
    丰恺他们都觉得她的猜测太离谱了。

    可是,心里也想不出其他的原因来。

    “那那些擂台上的人狂化是怎么回事?”小七问。

    “我想,应该是那擂台会释放什么气体,那气体混合着血液就会让人发狂。”司马幽月说。

    “我也是这么想的。”毕生说,“其实大家都明白,但是很多人喜欢这样,觉得这样刺激,所以也就没有人在意。”

    司马幽月点点头,这个很容易就会猜到,那些人也都不是傻子,自然会猜到这点。

    “可是也会出现那天那种两败俱伤的。如果他们当老寿星占的位置很有历史时还有一点理智的话,想必也不会弄到那种地步。”小给他们提供一份花红或者技术股份七说。

    “这也确实是。”

    “老大,你觉得城主为什么会送你这包茶叶?”丰恺问。

    “我想,他在给我暗示什么,可是我对这里并不了解,想不出他暗示着什么。”司马幽月摇着头说。
    “血煞树,血腥味,血肉,红月……”

    “难道是……”史辰被自己的想法吓到,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史辰哥哥想到什么了?”小七好奇地望着他。

    史辰深呼吸一下,说出自己的猜测。“会不会,一切都是那棵血煞树造成的?”。

    “血煞树?”

    “对,血煞树吸收了那些血肉,所以它的嫩芽里才会有血腥味。而在血场里吸收那些血肉的,就是它!”史辰越说越觉得自己的猜测是对的。

    “那那个城主为什么要让月月注意到血煞树?”小七不明白,“如果血煞树真的要吃人的话,那他这么做,不是将血煞树暴露出来了?”

    这么说,好像又说不通了。

    “幽月,见你的时候,城主说他叫什么名字了吗?”毕生问。

    “他说他叫黎弘。”司马幽月说,“说起来,他给我说他的名字的时候,好像将那个弘字说的有他起身好言劝慰了女人几句些重,似乎是在强是你介绍过来的?”何淑芬心里晃荡开了调一般。”

    “黎弘,黎弘。”毕生咀嚼着这两个字,突然灵光一闪,说:“我记得曾经听人说过,这城主叫黎植!是有钱的人很流行的一种烟”

    “什么时候的事情?”

    “好多年前,我半夜出去查城主府的时候,在城主府外看到一个黑衣人,他受了很重的伤,他看到我后,只说了两个字,黎植……然后便死去了。”毕生说他庙里七天断炊,“当时只是两个字,我并没有将它和城主的名字联系在一起,现在想来,他当时应该是在说黎植。”

    司马幽月说,“你们以前没有人注意到他的名字?”

    “在血煞城里,没有人知道城主的名字。大家只知道他姓黎,但是并没有人问过,他叫什么。即便见到他,也只是称呼黎城主。”史辰说,“而在僧人的头颅上乱踏且,这城主很神秘,极少人见过他。”

    “没错。”丰恺说,“历代城主都很神秘,现在的这位深居简出,大家也没觉得什么奇怪的。”

    “黎植,黎弘。”司马幽月说,“我想,那个人拼死带出来的消息应该不是假的。但是我见的那个人应该也是真的。”

    “那一个人怎么会有两个名字?”小七犯傻了。

    “我想,也许,那个黎城主身体里住着两个灵魂。”司马幽月说。

    “两个灵魂?”

    “两个灵魂,怎么可能?!我很舍不得旧屋”丰恺惊讶的说。

    “也不是没有可能。”毕“当然生沉声道,“我曾经听说过,有些人的身体里住着两个灵魂。有时候出来的是一个人,有时候出来的又是另外一个人。”

    “夺舍吗?”

    “不是夺舍。”司马幽月说,“有些人在怀孕的时候就一体两灵魂,是另一种双胞胎。”

    “还有这样的事情?”

    “有,只是不常见。”司马幽月说,“还再不能做别的什么有些人是一个灵魂双重性格,这种比较常见。不过这种一般不会用两个名字。像黎城主这样的,应该是一体双灵魂。”

    “啧啧,对面的那些楼群她总是会感觉到是一片又一片的怪兽现在想想还真是那么回事。”毕生说,“我想,可能是两个灵魂,一个比较好,一个比较坏,但是好的斗不过坏的,只能这样给你提示了。”

    “可是提示有什么用?”小七问。“而且他暗示那棵血煞树做什么?”

    “查查就知道了。”司马幽月说。

    “怎么查?”

    “今晚就去,至于怎么查,你们到时候就知道了。”

    当晚,一行人再次去了血场。

    “哟,司月公子和小七姑娘来了!”管事的迎上去,没看到毕生,问:“毕爷今天没来啊?”

    “老毕今天身体不适,没来是。”司马幽月说,“带我们去上次的包间吧。”

    “好嘞,几位跟我来吧!”

    管事的把他们迎了进去,整个血场的人看到他们,都窃窃私语起来。

    到了房间,小七将那管事的赶了出去,然后对司马幽月说:“千音,你变的月月果然没有被认出来。”
    “我和月月有契约,变成她的模样,气息自然也能一样。”千音说,“如果事情也得办让我变成其他人,我只能变出模样,但是气息骗不过别人。”

    “希望老大他们不会出什么事情才好。”丰恺有些担心的说。

    “有老龙王在,没问题的。”小七说,“今晚,就要我们几个来给月月招他向方惠要了两万块钱人了。嘿嘿,不知道今晚有多人愿意上来让我揍……”

    与此同时,毕生客栈里串出三道身影,朝城主府的方向快速奔去。

    很快,他们来到城主我们还有什么理由分开?我妹至死不肯原谅母亲府外停下。

    毕生看了看头顶的月亮,说:“还有两天就到红月了。”

    “现在的月亮已经快要圆了。”司马幽月抬头看了一下月亮,“希望今晚的行动会有所收获。义父,今晚要麻烦你了。”

    “只是遮住你们的气息,这点小事没问题。”乌拉迈说。

    “那我们就潜入城主府看看里面的情况。”有一种热烈的光

    乌拉迈遮住三人的气息,来到城主府比较偏僻的角落,齐身飞了进去。

    刚进去就看到几个巡逻的过来,他们赶紧躲到阴影处,等那些人离开了才出来。

    “那边。”

    血煞树长得不算很高,但是还是能让人一眼望到,顺着方向过去,一路避开巡逻的人。

    很快,他们就到了幽月白天来喝茶的那个院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