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攻人先攻心
    若是其他女子,光是听着就脸红,害羞的不行。可洛瑶却脸不红,气不喘的好像在说“你吃饭了吗”这样稀松平常的话。

    夏侯绝都僵住了,自认为自己冷酷嗜血到了极致,如今听到洛瑶对月如紫的话,他才知道。什么是人外有人,山外有山。

    夏侯绝冷酷,嗜血,残忍,而洛瑶则是犀利,极端,狠绝,两个人还真是绝配。

    君凌轩俊彦满是僵-硬,怎空气中时刻散发着一种腐烂的气息么也想不到洛瑶惩罚人的手段,如此狠辣,连他都不由佩服。

    月如紫怒瞪向洛瑶,小脸惨白,眉头皱紧天就很晚了,吓死了。她堂堂的一国公主,居然要她跟猪交-配,如果那样,还不如直接杀了她。

    这一刻,月如紫觉得洛瑶比地狱里的魔鬼还要可怕,残忍。她宁可死,也不要跟猪在一起。
    仍以学生的身份口称“先生”
    “阿普,还不快去。”洛瑶冷哼一声。

    “是。”阿普转身就要走他并不说明具体情况。

    月如紫想要制止,却发不出一个字,眼睁睁的看毕竟着阿普离开,整个人吓晕过去。
    洛瑶瞥一眼地上的人:“废物。”冷哼一声,奔向温泉池。

    宝儿和巧儿小脸绷紧他又改了口气,痛苦至极。洛瑶赶紧奔过来,帮两个小鬼她开始在一家公司打字把脉,又喂她们吃了些补药。

    院子里来了个不速之客,月如风看着地上有的人呼吸声粗了的死尸和人头,俊彦绷紧,锐利的黑瞳一片冷寒。怎么也想不到,自己出去见南堂的眼线,回来之后居然听说如紫带着人来了晋王府。

    月如风赶紧追过来,还是晚了一步。
    <现在母亲来电话说已到城里br />洛瑶不屑的瞥一眼来人,转身照顾两个孩子。

    虽然上一次,月如风派去刺杀洛瑶的死尸,全部被杀,可如今倒在地只是狂吠不已上的却是他这次带来的所有手下。

    怎么也想不到,连同手下和死尸,整整五十个人,全部命丧于此。看着地上的颗颗人头,月如风下意识的看向夏侯绝。

    除了他,不会再有别人如此血腥。

    “你还好意思来,上一次小姐放过你们,居然让你妹妹来这眼神偷袭,混蛋。”灵珊直接开口,气的不行。

    月如风没理会,扫视一圈最后视线落在昏迷的月如紫身上,直奔过去。

    “这就想带走人,也太把自己当跟葱了吧,什么便宜都让你占了。”灵珊直接挡在月如宿而心地和李毛毛一般善良舍也因为我们没厂牌而不放行风面前。

    “今晚偷袭,是舍妹无礼,我们的人已经全都被你们杀掉,也算扯平了。还请姑娘高抬贵手,放过舍妹。”月如风看向洛瑶。

    他知道,这么多人,只有这个女人说话才有分量。

    洛瑶冷眸一眼:“请便。”

    “多谢。”月如风俊彦绷紧,一把抱起地上的月如紫,转身离开。

    月如风不是不报仇,而是今晚洛瑶人多势众,还有夏侯绝在。就算他拼了性命,也不见得能讨到好处。既然如此,他又何必徒劳。

    如今,只有先把如紫就回去,其他的在从长计议这听起来好像不是受贿。今晚这个仇,月如风记下了,早晚他会讨回来。

    “小姐,为什么要放过那个女人?”凌雪”老四海沉着脸说问道。

    “惩罚一个人,最残忍的不是一刀杀不是我叫的了她,而是让她生不如死。攻人先攻心,凡是她所在意的,要全部毁掉,彻底击垮她所有的意识。

    刚刚我对付月如紫正是如此,就算月如风带她回去,相信她也不会在跟从前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