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竹篮打水
    (感谢稻草人、天下纵横有我、老陈xx投出了宝贵的月票,感谢天下纵横有我、sssuuujjj的打赏,谢谢了。)

    皇太极征服朝鲜的战役,可谓是做足了准备,每一步进行的都很是顺利。

    崇祯九年十二月二日,皇太极率领十二万大军从沈阳出发,十二月十二日,大军渡江之后,皇太极马上对朝鲜宣战,接着或是跳独舞的地方大军浩浩荡荡朝着朝鲜而去,十二天之后,也就是十二月二十四,小年夜之际,皇太极率领的大军,势如破竹,已经抵达了朝鲜的王都汉城,此时朝鲜的皇上李倧和文武百官,早就放弃了汉城,退守南汉山城。

    到了这个时候,皇太极没有着急进攻,他的目的是彻底征服朝鲜,所以要尽最大可能剿灭朝鲜的所有武装力量,这样才能够真正的达到目的。

    李倧自然是要求各路大军勤王,同时派遣使者,向皇太极求和,以拖延时间,等待各路大军前来勤王,打败入侵的皇太极。

    皇太极当然明白李倧的想法,他率领的大军,就在汉城等候,至于说李倧派遣的使者,皇太极根本不见面,也不接受所谓的和谈。

    到了崇祯九年的正月初八,朝鲜各路增援的大军,悉数被皇太极打败,而且败得很惨,要说战斗力方面,朝鲜的军队,绝非满八旗的对手。<如果不抵抗就撤、或者投降会好些?敌人一开始也伤了不少br />
    一切的条件都成熟了,正月初十,皇太极率领大军进入了汉城,同时派遣代善率领大军。包围汉南山城,逼迫李倧出城投降。
    也就是这个时候,皇太极得知了消息,李倧将王妃、王子等家人悉数都送到江华岛去了,为了让李倧彻底死心。从今以后不敢反叛,皇太极决定派遣多尔衮率领一路大军,攻打江华岛,擒获李倧的家人,断掉李倧的最后一丝念想。

    皇太极做出了一切的安排,可以说胜利已经是手到擒来了。

    皇太极也知道。就在大军进入朝鲜的时候,李倧已经派遣使者前往大明京城求援,李倧这样的做法,皇太极根本就没有看在眼里,明军算什么。就算是去年阿济格和阿巴泰遭遇到失败,让满八旗损失惨证明你心里还有我这个老领导重,但那毕竟是意外,皇太极本人曾经率领大军,数次入侵关内,打的明军丢盔弃甲,根本不敢迎战,特别是大凌河之战。剿灭十余万明军,让明军只敢守在山海关、宁远、锦州等孤城里面,不敢出来迎战。

    一切都按照皇太极的构想进行。在他的计划里面,拿下了朝鲜之后,回师的时候,顺便拿下皮岛他从客厅向上撩起的门帘看见玛德莱娜正在朝壁炉上的一只花盆里插一束玫瑰,如此辽东沿海就全部被大清国所控制,皇太极将不存在任何的后顾之忧了。

    大清国没有水师。所以必须要控制沿海,如此明军的水师就无法发起进攻。无法对大清国的后方形成任何的威胁。

    从内心来说,皇太极是信不过汉军的。这也是因为汉军的反复无常,这么多年过去,一些投降的汉军,因为这样那样的问题,多次的反叛,所以说尽管投降的孔有德等人,拥有一定数量的水师,但皇太极不会用。

    多尔衮正在准备,一天之后就会出发,前往江华岛,擒获李倧的家人。

    马上就是正月十五,皇太极很是重视这个元宵节,大年三十和正月初一的时候,大军正在行军和厮杀,没有来得及过节,正月十五可不能够忽略了。

    胜券在握的皇太极,索性下了一道旨意,令代善、多尔衮、豪格、杜度等人齐聚汉城,过完正月十五之后,再来各自展开行动。<李曼君无法肯定br />
    大军一路厮杀,缴获的物资特别多,所以过节的酒菜是现成的,在义州和汉城等地抓获的朝鲜士大夫家族的女人,也是不少的,长相都是很漂亮的,过节的时候,可以让这些女人前来助兴,反正胜利已经是眼前的事情了,庆贺一下,让八旗将士放松放松,以更加昂扬的斗志投入到战斗之中,未尝不可。

    当然范文程的建议也是很重要的,皇太极本来想着尽快拿下汉南山城,让李我们就甘愿倒霉吗?不倧拜服,范文程说征伐一个多月的时间,正值佳节,可以让将士身心放松一下,这样将士在接下来的战斗之中,会更加的拼命。

    皇太极觉得很有道理。

    庆贺的盛宴在皇宫进行。

    赏灯是不大可能了,但喝酒吃肉没有问题,还有女人跳舞助兴,朝鲜女人跳舞也是蛮好看的。

    酉时,盛宴就开始了。

    皇宫的盛宴分为两块,宫内是皇太极、代善、多尔衮、豪格、杜度以及范文程等人,宫外则是满八旗甲喇章京以上的军官,至于其他的八旗将士,则是在营房庆贺。

    酒宴的气氛很好,大口吃肉大碗喝酒的氛围再次出现,也只有在战斗厮杀之中才会如此,皇太极很久没有体会到此等的氛围了,兴致也是很高的。
    率先发难:“秦国的制度是祖宗传下来的
    朝鲜的女子在乐曲的伴奏之下翩翩起舞,代善等人的旁边还坐着一名漂亮的朝鲜女子,负责倒酒等事宜。

    所有人心情都是舒畅的,征战顺利,缴获颇丰,一个多月的战斗厮杀,不知道打了多少的胜仗,眼看着战斗就要结束了,众人将携带大胜回到沈阳去。

    天色渐渐黑下来了,一轮圆月挂在半空中。

    兴致很好的皇太极,端起酒杯,再次与众人畅饮,再过一会,他就要领着但今天你们找了我众人走出皇宫,在外面赏月了。

    杨古利和索尼带着谭泰进入到皇宫的时候,皇太极有些吃惊。

    杨古利和谭泰是兄弟关系,两人都是正黄旗麾下的将士,杨古利已经是正黄旗的甲喇额真,谭泰是正黄旗的牛录额真。

    索尼也是正黄旗麾下的军官,被敕封为一等侍卫,正三品的武职,相当于甲喇章京。

    索尼是皇太极身边的侍卫,在外征伐的时候,凡是想着拜见皇太极的文武大臣,都是索尼带着来我还要创造拜见的。

    正黄旗出身在大清国可了不得,满八旗共八旗,分为上三旗和下五旗,上三旗分别是正黄旗、镶黄旗和正蓝旗,其中正黄旗和镶黄旗都是皇太极直接统领,皇太极为旗主,正蓝旗是皇太极的儿子肃亲王豪格担任旗主,皇太极身边的侍卫,悉数都是从上三旗八旗子弟之中挑选出来的。

    谭泰来顿时也不见了踪影拜见,皇太极异常吃惊,这是因为谭泰的身份不一样了。

    多铎率领部分镶白旗的军士驻守盖州,谭泰跟随其身边,其真正的身份是联络官,也就是说多铎有什么奏折需要禀报的,都是有谭泰负责的,不过一般情况下,谭泰不需要离开盖州,就算是有非要禀报的事宜,也可以派遣军士送往朝鲜来。

    可谭泰亲自来了,这说明绝非一般的事情。

    皇宫内迅速安静下来。

    皇太极挥挥手,示意女人和乐队悉数都退出去。

    谭泰扑通跪在了皇太极的面前,脸上的神色极为难看。

    皇太极的心悬起来了,难道发生了什么大事情,按说不应该啊,多铎、阿济格和阿巴泰三人驻守在盖州,就算是有天大的事情,也是能够应付下来的。

    “皇上,快救救武英郡王,快他也不好再摆出一副拼死一搏的架势救救盖州。。。”

    谭泰的眼泪流出来了,他从怀里掏出了奏折,颤抖着举过了头顶。

    索尼迅速上前去拿起了奏折,直接递给了皇太极。

    皇太极的脸色阴沉下来,打开了奏折,开始仔细看起来。

    慢慢的,皇太极的脸色变化了,身体也微微颤抖。

    代善等人大为吃惊,从来没有见过皇太极出现如此的神情,就算是去年阿巴泰被明军擒获,皇太极也是从容应对,处变不惊,根本不曾有过这样的神态。
    当地的乡亲们都说它中了邪魔
    不过半科钟的时间,皇太极脸色铁青的站起身来。

    “朕跟你们拼了。。。”

    说也不知道皇太极为何说出来这样的话,大家的眼神看向了跪在地上的谭泰,难道说盖州出现了什么意外,众人的脸色也变得阴晴不定。

    皇太极看了看众人,慢慢开口了。

    “双岛、旅顺、金州、新会、复州、旋城、永宁等地,被明军占领,十五弟和十二弟率领镶白旗八千军士前去讨伐,在永宁与明军展开厮杀,结果惨败,幸存者不足千人,十二弟被明军擒获,生死不明,若不是七哥率领千余八旗子弟接应,十五弟也可能被明军擒获。”

    “这一路的明军,就是去年擒获七哥的郑家军,他们有多少的兵力,目前还不清楚。”

    “驻守盖州的镶白旗军士,已经不足三千人,他们只能够紧闭城门,无法出去迎战了。”
    。。。

    皇宫里面死一般的寂静,此刻宫外的笑声和吆喝声传进来,显得是那么的刺耳。
    <很多人都知道他br />代善忍不住了,准备走出去的时候,皇太极挥挥手。

    “此事暂时不要泄漏,二哥,就让将士不想柳叶儿一听却立刻来了精神们好好庆贺,难得有这样的时机,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还真的说不清楚啊。”

    代善看了看皇太极,默默的站立在原地。

    谭泰也止住了泪水,这个时候泪水没有作用。

    皇太极稍稍停顿了一下,再次开口了。

    “郑家军占领了旅顺和复州等地,就等于是直接控制了辽东沿海,朕此次率领大军征伐朝鲜,就是想着辽东沿海彻底安宁的,想不到郑家军趁着这个时机,做出了如此的举动,这让朕的这次征伐,还有什么意义,朕记得郑家军的那个统帅叫郑勋睿,比十五弟还要小一岁,是大明殿试的状元,这个人究竟是什么人,为什么这么厉害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