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海上征伐目的
    明成祖朱棣命令三宝太监郑和七下西洋,其主要目的是找寻被其推翻的明惠宗朱允文,毕竟朱棣的皇位是依靠推翻侄儿得到的,不过郑和七下西洋,获取了海外的大量情报,更是制作出来了精准的海事图,可惜的是,这些海事图随着大明朝廷禁海令的下达,被束之高阁,无人去关心和过问了,郑勋睿进入京城的时候,首要的就是关心诸多的资料,而海事图就是其中之一。

    郑勋睿需要朝着海外扩展,或者说需要大力推行海外贸易,这是大明王朝赚取大量钱财、快速强盛起来的必要条件之一,资本的原始积累时期总是充满了血腥和罪恶,朝着海外延伸,郑勋睿可没有那么多的愧疚感觉。
    海上航行或者是贸易他们在雨水中走了一程,甚至是征伐,没有精确的海事图,那几乎是难以想象的,任凭你派遣多少的斥候,都是不可能侦查到多少准确的情报的,海事图或者是航行图,就显得至关重要了,故而在进入京城之后,居然能够在司礼监找寻到郑和当年七下西洋的海事图,郑勋睿别提有多么的高兴了。

    除开这些海事图,司礼监还收藏了有关造船技术的图纸。
    造船技术的图纸被送到淮安火器局,让那里面的专家去研究,一旦研究出来结果,下一步就是要造出来最为新型的战船和商船了,至于说海事图,则是留在了兵部,开始了认真的研究,而郑家军水师之中的某些航海方面的专家,也被调遣到兵部,开始仔细研究这些海事图,找寻出来郑家军水师征伐的最佳路线。

    郑芝龙和郑芝豹被直接调到了兵部职方司。参与海上作战的商议,而郑鸿逵和郑森则是继续留在郑家军之中,郑鸿逵编入到郑家军第一军区。郑森编入到郑家军水师之中。

    郑芝龙的本性是高傲的,他只是对皇上和郑家军口服心服。可是看到了郑和七下西洋绘制出来的海事图之后,瞪大眼睛发出了感慨,说自己是井底之蛙,太过于自大了。

    郑勋睿也参与了几次商议,不过他很少发言,毕竟海上贸易包括海上征伐,都不是他最为熟悉的领域,所以多听听其他人的意见。是很有好处的,兵部根本没有想到,皇上会亲自参与海事图的研究与讨论,也明白了海事图的重要,故而加大了研究商讨的力度,在十二月初就拿出来海上贸易与征伐的整体方案。

    紫禁城,乾清宫。

    兵部尚书熊文灿仔细禀报了有关海上贸易和海上征伐的整体方案。

    一张巨大的海事图摆在地上,内阁大臣、丁宝坤、郑芝龙和郑芝豹等人围在地图的旁边,仔细看着地图,御案上面有一张缩小的海事图。郑勋睿则是仔细看着这张海事图。

    熊文灿禀报完毕。

    郑勋我还是不能给他得分睿的眼光看向了郑芝龙,他知道在海上作战方面,郑芝龙比丁宝坤要有经验。

    郑芝龙抱拳行礼之后开口了。

    “皇上。刚刚熊大人所说海上征战之建议,是众人一起研究的结果,臣的看法是,这个作战规划,整体来说是可行的,只是海上变化多端,具体征伐过程之中,必须要根据实际情况作出来改变,包括海上的航线、海上的侦查等等。与陆地上有着很大的不同,海上作战的战机更加的宝贵。任何一次作战的机会都不能够轻易的损失。。。”

    郑芝龙禀报的时候,周围的众人频频点头。

    郑勋睿的脸上没有多少的表情。他清楚海上作战的特殊性,在一望无际的大海上,想要发现对手可没有那么简单,庞大的战船编队想要躲过对手的侦查,也不是简单的事情,此番海上作战的主要目的就是彻底摧毁东印度公司设立在巴达维亚的总部,让东印度公司彻底的屈服,按照大明王朝制定的海上贸易的规矩行事。

    此番海上作战,不仅仅是打败东印度公司,还有征服整个南亚的职责,也就是让南亚那些小的国家同样服从大明王朝的海上贸易规矩,且大明王朝的宝钞,要随着这一次的征伐,进入到南亚各地就好像这些汇票里的钱全跑出来兑成了钢铁,包括东印度公司,若是想着继续在南亚进行海上贸易,也要统一使用大明宝钞,如此大民宝钞就能够以最快的速度覆盖南亚各地。

    当然这背后,就是大明王朝大肆掠夺南亚各地财富的过程。

    “臣认为,五个战船编队,合计两百二十艘战船,两万五千水师将士,这是一支似乎正在悄悄地打开庞大的力量,足以打败东印度公司,足以称霸南亚,同时能够彻底剿灭南亚沿海的海盗,只是这一次的海上征伐,需要耗费的钱财是不少的,臣已经竭尽所能进行了计算,预计需要消耗的钱财,折合白银在八百万两左右,预计征伐的时间为四个月到五个月的时间。。。”

    郑芝龙说到这里的时候,郑勋睿的脸上露出了微笑。

    在郑勋睿看来,郑芝龙的计算过于的保守,或者说有些不明白其中道理了,海上征伐,战船随时需要补充水源和食物,从福建泉州出发的战船编队,不可能携带那么多的粮食,这刚开始准备的粮食,确实需要消耗不少的钱财,至于说后面的征伐,那就需要就地取材了,战船编队每到一个地越来越不会办事了方,必定会大肆掠夺当地的财富,这种掠夺的方式,就是用大明宝钞来购买,价格方面是不可能与大明地方上比较的。

    还有东印度方子衿也已经读明白了公司,囤积了大量的钱财,这些都是也只能用这个词形容会被水师没收的。

    海上征伐可不同于陆地上面,等到战船编队凯旋归来的时候,一定是满载而归。

    此番征伐,部分战船上面还带有一些商贾,这些商贾携带有大明的瓷器、茶叶、丝绸等等的物资,用这些物他虽然并不令我十分钦佩资来交换南亚各地的物资,这是非常必要的,毕竟想着让海外贸易正常化,或者是想要海外诸多地方主动到大明来实施交易,那就要让他们知晓大明有着太多的宝物,前来交易肯定是赚钱的买卖。

    看了海事图上面的红色的航线很长的时间,郑勋睿终于开口了。

    “熊爱卿和郑爱卿详细说了此番征伐的部署,有一个方面他们没有特别强调,朕在这里要说出来,那就是朝廷为什么会进行此番的征伐,难道仅仅是为了打败东印度公司吗,可不是这样,东印度公司还不值得朕耗费如此大的气力。”

    “此番征伐的主要目的,还是为了海上贸易,有些人对于战船编队携带商贾,甚至是少量的商船,感觉到难以理解,这种认识是绝对错误的,朕派遣大军征伐东印度公司和南亚各地,目的是要彻底打通海上贸易的通道,东印度公司驻扎在巴达维亚,期盼着住在南亚各地的海上贸易,且他们还占据了台湾的部分地方,这样的情况是绝对不允许的。”

    “南亚各地,包括朝鲜和日本等地,要接受我大明王朝的庇护,那么南亚的海上贸易,就要按照我大明王朝说的来办,可这些地方,包括东印度公司,凭什么听取我大明王朝的要求,那就需要水师展现出来足也是这么要求我们的!”周一粲这两天的表现甚是反常够的实力。”

    “征伐的目的是为了掌控海上贸易,故而商贾跟随同行,就很有必要了,此番的征伐,水师必须要进一步的完善海事图,明确南亚外宣工作做得好各地的海上贸易路线,同时我大明王朝的水师,还要在巴达维亚等地驻扎,且今后水师还要扩展到更远的地方,甚至是扩展到海外荷兰、葡萄牙和西班牙等地去,我大明的宝钞也要流向这些地方,我大明皇家银行,同样要扩展到这些地方去,如此才能够真正保证我大明海上贸易之兴盛。”“此番海上征伐,以郑家军第二军区总兵洪欣贵为主帅,以郑家军参将丁宝坤为副帅,以郑芝龙和郑芝豹为参谋,朕希望你们以最快的速度,打垮东印度公司,收复台湾岛,且在巴达维亚建立起来水师的码头,掌控南亚一土匪间也存在论资排辈问题带所有的海上贸易。”

    部署结束之后,徐望华、周延儒、郑锦宏、洪欣贵、丁宝坤、郑芝龙和郑芝豹等人留下来了,这一次,郑勋睿说的非常直接,有我发现我已慢慢爱上了这个风趣而有才学的男人关海上贸易如何进行,有关水师征伐的补给如何的交换看法获取等等,逐一进行了安排。

    徐望华也明确了意见,那就是水师需要靠海外的补给来作战,至于说如何取得这些补给,不需要过多的强调,郑芝龙等人是非常熟悉的,郑芝龙做过多年的海盗,自然知道该怎么做。

    乾清宫安静下来,众人都离去了,留在郑勋睿身边的,就是洪欣瑜了。

    “洪欣瑜,朕准备让洪欣贵率领部分的水师,驻扎在巴达维亚,你看如何。”

    “臣赞同皇上的安排。”

    “如此你们兄弟之间见面的机会就减少了。”

    “不敢,皇上若是要求臣驻扎在巴达维亚,臣也是义不容辞的。”

    “呵呵,不错啊,你什么时候也学xiabook.com^下?书?网99第二天林国强早饭都没有吃会了咬文嚼字了,洪欣贵离开之后,朕考虑让你出任第二军区的总兵,这皇宫的事宜,让其他人来做,你要做好准备。”(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