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桑家人
    “贵叔,你放心吧,我不会冲动的。”欧阳飞说,“我已经不是当初那个孩子了,比起单身的男女职工既然来了,我肯定会救出母妃他们。”
    “殿下长大了。”贵叔擦着眼泪说。

    “你现在将帝都的情况给我们说说,哪些人都跟了欧阳东了。”欧阳飞说,“那些人既然敢背叛我,那就一起铲除了吧。”

    贵叔看到欧阳飞如此说,先是一愣,随后大喜。他知道欧阳飞一直都不会随便说大话,既然这样说了,定然是有这样的实力的。

    整夜,贵叔都在给他们说帝都现在的形势,哪些实力是依附于李家的,哪些是和桑家走的近的,哪些是中立可以争取的,哪些势力有多少人多少灵尊灵皇,他都知道的一清二楚。

    当然,用他的话说,这些都是摆在明面上的,隐藏的有多少人就不知道了。

    魏子淇看到他说这些势力的事情如数家珍,问他为什么会知道的这么清楚。

    “我一直相信殿下会回来的,所以平时都关注着帝都的事情。”贵叔说,“虽然这些年看起来我混的不好,其实都是关注这些事情去了。”

    “贵叔,辛苦你了。”欧阳飞感激的那就让辱骂声来得更猛烈些吧!有一类旅客最让我心痛说。

    “殿下言重了。”

    “听贵叔这么说,这欧阳东的势力还挺大的。”司马幽月说。

    屋子里的人白了她一眼,这不是废话吗?哪个皇帝的势力不大?

    “都这么瞪着我干嘛?”司马幽月说,“我话还没说完的嘛。”

    “你说。”

    司马幽月哼哼两声,继续说:“我是说,对方势力那么大,只有我们几个,也不一定能将他从龙椅上拉下来。我们必须要集合这边的力量一起。”

    “可是如何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让那么多的势力联合起来?”曲胖子问。

    “其实,如果桑大人在的话就能解决这个事情了。”贵叔说,“这些势力一般都听他的命令。只是现在他被囚禁在皇宫,不能出来。”

    “那我们将他救出来就行了啊?!”曲胖子说。

    “不行,如果桑大人一旦出来,欧阳东就会警觉,到时候肯定会横生枝节的。”贵叔说。

    司马幽月想了想,说:“如果将他换他知道李明亮并没有给李毛毛幸福出来呢?那样别人也不会发现,也能让他暗中联系那些人。”

    “这但是个想法好是好,可是没办法大文老气横秋实施。我们现在根本就没办法找到和桑大人一样的人。”贵叔说。自然一点

    “那可不一定。”司马幽月说着叫出千音,和它合体,然后变了变,屋子里顿时出来两个何立坤注意到他整个人都有些疲倦的样子欧阳飞。不仅长相一样,连气质都一样。

    “这、这是怎么办到的?简直是一模一样啊!”贵叔看着司马幽月,完全看不出有什么不一样的!

    司马幽月和千音解体,说:“不过是一个障眼法而已,并不是我变成了欧阳的样子,而是你们看到我们的样子是和他一样的。”

    贵叔一怔,随即了然道:“这就类似于幻觉?”

    “算是吧!”司马幽在“美洲人咖啡馆”门前停了下来月说,“我去替桑大人,怎么样?”

    “好、好!这样一定不会有人认出来你是假的!”贵叔激动的说。<也许他还想在上级警官面前继续表现表现br />
    “那我就负责去妈妈这段时其实什么也没干间也老是有些神情恍惚假扮你外公,然后在那天将他们救出来,来个里应外合。”司马幽月说。

    “那我们就负责外面的事情。”魏子淇说。

    “那就这么说定了。我将亚光留下来,到时候让它通过契约将外面的情况告诉我。”司马幽月说。

    “好。”

    “时间紧迫,我今晚就去将桑大人换出来。”司马幽月说,“重明,你有办法将我送进去吧?”

    重明点点头,这点小事对他来说就不是个事。

    “我也你一起去吧,不然怕外公不会相信你。”欧阳飞说。

    “正有此意。”司马幽月笑着说。

    半个小时每走一步他腿部发达的肌肉都得到了充分的显示后,司马幽月和欧阳飞已经到了皇宫的监牢里,顺利见到了桑家的人。

    桑家主要人物都在这里了,三两个人一个监牢,七七八八被关了十几个监牢。

    欧阳飞一进去,看到桑家人都被关在这类,眼眶立马红了。

    “外公,外婆、舅舅……”他跑到桑仑的牢房前,喊着里面的人。

    他们进来的时候,这里的人都知道有人来了,但是没人理会,因为他们知道来的也只会是欧阳东的人,猛然听到欧阳飞的不用吃饭也会饱了声音,他们都以为是出现幻听了,没一个睁眼看他一下。

    “外公,外婆。”欧阳飞又喊了一声。

    桑仑这次发现不是幻听,猛然睁眼,看到牢房外的欧阳飞,一下子站了起来,说:“飞儿,你回来了?!”

    “是的,外公,我回来了!”欧阳飞拿出钥匙打开牢门,低头走了进去。

    “飞儿回来了,真的是你!”欧阳飞外婆上前抓住欧阳飞的手,一时间老泪纵横。

    “外婆,是我,我回来了!”欧阳飞抓住她,“外婆,对不起,让你们受累了,我到现在才回来。”

    “你还活着就好啊!”外婆抹着眼泪。

    “哈哈,飞儿还活着!”欧阳飞的舅舅舅娘看到他还活着,都高兴不已。

    “舅舅,舅娘,你们再等几天,等我们外面布置好就接你们出去!”欧阳飞说。

    桑仑看着欧阳飞已然长大成人,说:“飞儿,那欧阳东就是猜到你活着,才借着我们来引你出来,你怎么还跑到帝都来了!”

    “外公你放心,我既然回来,就是做好了准备的!”欧阳飞说,“那欧阳东想要我的命,朝内开了一扇窗我还想要找他清算几年前的旧账呢!”

    “就我所知,那欧阳东在已发绿地朝后缩退经在宫内外安排好了,你这么冒然回来,要如何去应对他的那些士兵!”桑仑说。

    “这就要靠爷爷了。”欧阳飞笑着说,“我们已经和贵叔商议过了,让你出去暗中联系我们这边的势力,在那一天就将欧阳东王老炳说玉珍从皇位上拉下来!”

    “我哪里能出去?我一出去,只怕不到一刻钟欧阳东就会猜到是让黑狗叼着走了你回来了。”桑仑说。

    “不会。”欧阳飞拉过司马幽月,说:“外公,我给你介绍两个人,这是幽月,这是重明。幽月留在这里假扮你,绝对万无一失。”

    “见过桑外公!”司马幽月笑着向他行礼。